首頁>新趨勢>騙不了人的ID

  • 一個帳號vs.一個社群 》Paktor拍拖
  • 騙不了人的ID
  • 吳沛綺/作者
  • 關立衡/攝影
  • 拿起手機、連接網路,無須費心重複登入、不用努力回想密碼,甚至不再需要切換不同帳號;當虛實界線融合,你的網路身分,會不會比你本人更了解你......
  • 《30》雜誌 2016年5月號 第141期 │ 2016-4-29


也許是聽膩了仙度瑞拉的灰姑娘童話,這年頭,女人不再甘願一臉素顏還灰頭土臉在家擦窗戶等待男人上門;男人似乎也不想拎著一只高跟鞋,沒效率地挨家挨戶找老婆。屬於這個世代的愛情劇本,往往是長這個樣子:

【第一幕】

午餐時間,Renee走出辦公大樓,伸了個懶腰,習慣性點開手機裡的交友軟體。

有8個新朋友say hi、5個人回了訊息、2個人傳送小花和禮物,共值500點。順手再滑滑新對象——左滑代表不喜歡、右滑是喜歡——禿頭的不行、這個還算順眼、表明已婚還找對象的不要……一面在超商買午餐的隊伍當中,一面又和2個人配對成功。

訊息回到一半,輪到她結帳。Renee的笑臉貼圖還沒送出,下一秒已經俐落收起手機,拎著微波好的三明治走回辦公室,腦中盤算明天見新朋友要約哪間餐廳,一轉頭,早已經忘了剛才滑過哪些面孔……

【第二幕】

剛才坐在對面的女生很可愛,而且有點眼熟。捷運車廂中,William一面想,一面心不在焉點開手機裡的交友軟體。

才剛滑到第6個人,咦,這不就是剛才下車的可愛女生?抱著一點興奮向右滑,選擇來電……配對成功!

「你剛才是不是搭了文湖線?」女孩主動傳訊息來。賓果!

放下玻璃鞋,高舉手機,此刻你正收看、或親自演出的,正是現代版「Tinderella(聽杜瑞拉)」與「Mr. Swipe Right(向右滑先生)」的愛情故事。

新名詞來自近年竄紅的國際交友App「Tinder」,玩法很簡單:對著系統推送的用戶照片,向左滑掉不順眼的對象、向右滑表示來電,若彼此都來電就算配對成功,可以開始互動聊天。順利的話,根據手機顯示對方定位,馬上可以約出來見面。

告別對「輕舞飛揚」或「痞子蔡」的夢幻想像,或許你已經注意到:我們正一腳踏在虛擬與真實、公領域與私領域、全球與在地,全都翻轉的模糊地帶。

進入行動社交世界,現代人的網路帳號,不再是隨心所欲建構的虛擬人格、隱匿發洩的面具,而是透過衛星定位連結所在地,記錄一舉一動、還直達雲端大數據資料庫進行運算分析的窗口......,你同不同意,它甚至可能比你更加真實、更加了解你自己?

幫你萬中選一,還兼把妹送花

這股交友熱,當然也蔓延到台灣。除了熟為人知的Tinder、Skout,在亞洲地區,來自新加坡的交友品牌Paktor拍拖,進入台灣近3年時間,下載量已突破200萬、每月活躍用戶超過44萬名,一度還衝上同類型App中,總營收僅次於LINE的交友軟體,並且至今仍持續累積擴大當中。

興起的原因不難猜測:忙碌的生活、都市裡的人際疏離、對科技的依賴與信任程度增加......,除了勇於嘗鮮的18~25歲年輕學生族群,拍拖台灣區負責人周立涵也觀察,受交友服務收費加值機制影響,26歲以上、工作忙碌的上班族們,近年來,也逐漸成為使用比例最高的主流使用族群。

「尤其對許多35歲以上的人而言,時間的價值大過於金錢,」周立涵認為,人們使用交友服務的目的不外乎3種:認識新朋友,尋找感情對象以及未來的婚姻伴侶,由此,也拉開了不同品牌的市場區隔。

拍拖的主要目標是幫助使用者尋找感情伴侶,為此,光是打通渠道不夠,還得提升速配的效率和精準度。拍拖新加坡創辦人潘杰賢就曾在受訪時表示,系統學習機制是他們的主要差異化特色,透過使用者不斷向左滑、向右滑篩選對象,系統能逐漸累積歸納每人喜好,推薦給你最有可能「拍拖」的對象。

幫你找對象不夠,下一步,是要讓彼此的虛擬關係更順暢地連結到現實世界。

周立涵舉例今年推出的功能,包括揪團聯誼,提供使用者設定不同活動主題,號召群揪或是一對一約會;還有實體送禮服務,送禮者在線上選好禮物,經收件者接受並填妥資訊,由專人送上門等,都是為了更貼心做到擴大服務,讓虛實界線不再是阻擋關係的門檻。

萬人響應,卻只有一人按讚?

按理說,快速、方便、還很聰明,這些虛實整合功能,應該會讓交友App熱潮更加速延燒。但有趣的是:熱情擁抱新朋友的同時,台灣人似乎並不是如此樂意公開自己的虛擬身分。

從地區上來看,周立涵觀察到,台灣使用者普遍偏好美式交友App連結臉書、快速註冊的便利性,不喜歡日系交友服務需要填各種繁瑣資料;但相對西方,我們又更注重隱私和篩選功能。

除了上述的實體送禮服務,目前在台灣仍未見成效之外,根據拍拖內部統計,相較其他國家,台灣人對於交友軟體的接受度,雖然從下載和使用量看來都偏高;但在其他社群媒體公開分享或主動討論的比率上,卻遠低於其他國家。

即使有63%的人認為App是理想的交友方式,卻有高達90%的使用者不願承認自己在交友軟體上認識了感情伴侶。

「你可以把它想成像去夜店,」周立涵形容,現代人對交友App的態度,就像過去人們對於去夜店玩的印象,有人大方承認,也有不少人抱持負面印象,認為裡頭都是「玩玩」居多,無須太過認真,即使找到伴也不想大肆張揚。

除了安全上的顧慮,回過頭來,這樣「理直氣壯地玩、輕描淡寫地說」的大眾心態,會不會其實也預期了:因為選擇變得太過方便,所以人們的選擇自然變得隨意草率?

在現今多數交友軟體中,最主流的篩選機制仍是「以貌取人」。如果說,滑一張照片只需要不到2秒鐘、打招呼say hi有內建的罐頭訊息,甚至訂一束玫瑰花都有人可以協助代勞;你是否也會擔心,我們的感情只有3分鐘熱度而已?

雲端情人的剝洋蔥練習

社會心理學著名的洋蔥理論,形容在人際關係交往中,人們的自我揭露程度就如洋蔥一般,從外層向內一層層剝落。透過互動溝通的過程,關係愈親密的兩人,除了討論話題愈加廣泛,彼此暴露、交換的訊息與情感也會更加深刻,由淺入深地逐漸滲透至核心。

進入行動社群世代,我們減少了一層層剝開洋蔥的時間和精力,多了科技提供的交際渠道,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相處態度,是否因此而改變?

「科技改變的是人與人認識之前的行為;在人與人認識之後,其實仍然相同。」周立涵認為,交友軟體的出現,只是開啟一個便利的管道,補足現代人因忙碌無從認識新朋友的現象。不可否認,目前的篩選機制仍改變不了「以貌取人」的主流,但也因為交友服務所強調的線上線下串聯、虛實身分的界線消弭,反而更讓多數人必須在更短暫的時間內,以真實面貌面對彼此。

如果你也是「聽度瑞拉姑娘」或「向右滑先生」,那麼你應該不會太陌生:手機螢幕小框框跳出來的「配對成功」,絕不會讓你喜極而泣或是感受到人生邁向下一個里程碑。

相反地,即使是在第100次向左滑、向右滑,第80次配對成功,第50次傳送問候笑臉,第30次和合拍對象交換LINE、What’s App、第5次約出來見了面吃了飯......最終,當你發現心裡出現了那麼一個人,是你無論何時何地都想見面、老是期待對方的訊息,同時也感受到對方如你一般;到那時,虛與實的身分界線或許才將真正消失,所有的喜悅悲傷,仍將由你們親自承擔、經歷。

馬上按讚,加入30雜誌粉絲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