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輕生活>「卡世代」怎麼辦?

  • 《海角七號》
  • 「卡世代」怎麼辦?
  • 楊力州/作者
  • 後場音像紀錄提供/攝影
  • 過往,小人物和大英雄永遠是平行線的;大英雄不可能是平凡人。他們或許有超能力,或許是站在人格高點的行善者,但從來都與常人無關。可是《海角七號》徹底打破了這組區分。它告訴卡在日常生活裡的無力者,超級英雄也可以是如你我一般的小人物。
  • 《30》雜誌 2016年2月號 第138期 │ 2016-1-28


2008 年8 月,魏德聖所執導的電影《海角七號》在台灣上映,創下超過5 億元的票房佳績,被視為是當年的國片奇蹟。這部電影沒有超級英雄,有的只是一群「失敗者」:男主角阿嘉在台北玩樂團沒能玩出成績,只好返鄉當郵差。其他角色也分別在工作、愛情等不同面向上受挫,例如警察勞馬被調到偏鄉、機車行學徒水蛙暗戀人妻。或者,像彈月琴的茂伯常說「我是國寶」,其實正暗示著他是個長期被眾人漠視的老者,沒有人在意他的國寶價值。

一群失敗者的故事,為什麼如此吸引人?當前的台灣社會,為什麼如此渴望看到小人物翻身?

在《海角七號》上映前,台灣社會剛經歷了3名英雄人物的殞落。這3名曾經的英雄人物,分別是因貪汙案下台的陳水扁、腳受傷而無法出賽的王建民、在眾所期待中上台,經濟卻沒有立刻好轉的馬英九。整個社會其實期待著能有一個新的超級英雄出現,為我們伸張正義,說出小人物的心聲。

這正是《海角七號》之所以如此受歡迎的原因。在這部電影中,我們看見超級英雄不是神,也不是神格化的人,而是你跟我這樣的平凡人物。

卡世代們在電影中得到生存的勇氣

在《海角七號》上映前,台灣社會有一群「無力者」。隨著職場、社會上的階級流動愈來愈慢,無力者的人數也漸漸增加,他們可能出社會5年、10年,已經沒有了新鮮人的熱情和對未來的憧憬,面臨進退維谷的瓶頸。想往前走,卻無法前進;想回去,卻無法回到故鄉。

這些30出頭的人,我稱之為「卡住的世代」。他們受限於當前台灣的社會結構,難以達到先前世代所定義的成功典範,只能卡在高不成、低不就的尷尬狀態中動彈不得,日復一日的活在無力的生活當中。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,《海角七號》以一句「我操你媽的台北!」,配上男主角摔吉他的畫面,讓無力者們得到了對抗殘酷生活的勇氣。在片尾的演奏會中,中孝介飾演的日本歌手和阿嘉的樂團合唱。在那個時刻,你會看到這些失敗者、被漠視者的臉上,流露著驚人的自信和喜悅。這就是《海角七號》故事最激勵人心之處:小人物也能是大英雄。

電影使用了在地的語言和我們所熟知的本土演員,例如馬如龍等人,去講述一個台灣人所熟悉的在地故事。每個進戲院看《海角七號》的人,都會覺得電影裡的角色和自己生活周遭的人物似曾相似,甚或就是自己的化身。在這部電影中,英雄不再是和我們距離遙遠的大人物,而是和你我一樣的小人物。或許活在無力社會中的「卡世代」們並沒有成為英雄,可是和你我相似的失敗者阿嘉,卻在電影的世界裡成了英雄。

現在,超級英雄就是你和我

全文請見紙本雜誌。

馬上按讚,加入30雜誌粉絲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