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輕生活>貪婪之島,人性的貪與善?

  • 《熱帶魚》
  • 貪婪之島,人性的貪與善?
  • 楊力州/作者
  • 路透/攝影
  • 90年代,台灣一度淪為貪婪之島,無人能在追逐金錢的洪流中倖免;走私、綁架等社會事件頻傳。但《熱帶魚》的黑色幽默,卻拍出了人性善良的唯一希望。
  • 《30》雜誌 2016年2月號 第138期 │ 2016-1-28


1990年代,熱錢湧入、新台幣升值,台灣股市破萬點,金錢遊戲的氛圍攪亂了人們的生活步調。賭博成為全民運動,因金錢利益而起的綁架案時有所聞。過往民間純樸、良善的風氣似乎已不復見。

在這樣的時代氛圍下,由陳玉勳所導演的《熱帶魚》在1995 年上映。劇中主角阿強是個飽受聯考壓力的國中生,有天無意間目睹一樁綁架案。想拯救人質的阿強,就這樣落入了綁匪手中。不料,綁架案主謀竟然意外過世,阿強只好跟著另一名綁匪回到嘉義老家,開啟一段狀況百出的笑鬧喜劇。在這看似荒誕的劇情中,《熱帶魚》如何拍出90 年代台灣社會的貪婪以及對人性的一絲希望?

1990年代,台灣是一個「貪婪之島」世代。

這個詞不是我發明的。《時代周刊》在1990年對台灣的形容詞就是貪婪之島,當時引起非常大爭議:討論、反駁、反省,什麼都有。

當時的台灣社會是這樣子的:人們勤於跑號子、炒房地產,許多人沉迷賭海。為了求號碼,走在路上會看到有人跪拜石頭;有人拿紙筆給精神病患,讓他們在上面塗鴉,影印到各種小商家去賣。買的人會花100到200塊,去判斷裡面有什麼數字⋯⋯。連政府作莊的愛國獎券開獎號碼,也成了人們簽賭的參考依據。

當金錢成為整個貪婪之島最重要的價值觀時,命案、綁架等瘋狂的事就發生了。1993年尹清楓命案,背後牽扯的可能是上百億、上千億的軍購費用;1996年彭婉如命案,至今仍是懸案未決;更誇張的是劉邦友血案,兇手公然衝到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,把人全都集中在警衛室,幾乎用屠殺的方式全部殺光;唯一倖存者因為腦受傷嚴重,完全想不起來案發過程。然後是1997年的白曉燕案。從白曉燕的裸照和一節小指頭被寄到母親那裡,到追捕過程中其他人被殺、性侵⋯⋯,這起命案對台灣社會造成的創傷巨大而漫長,牽連更多受害者。

我們從來都難以想像:一座福爾摩沙之島、一個小時候在巷口會有人奉茶的一個地方,會變成這個樣子。我相信,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—關於金錢是唯一且被鼓勵的衡量價值。

貪婪之氣,海陸空蔓延

1990年代的貪婪,它不只是在台灣島內,幾乎是陸海空式的全盤蔓延。「海」的貪婪就是走私。1990年代末期,以金門為例,漁船出海捕魚往往都是去「交換漁獲」,帶一些仿冒的手錶或生活日用品出海,然後在海上進行交易。過一會,你會看到那一艘船帶著滿滿「漁獲」回來,上頭是滿船的高麗菜甚或是香菸。

「陸」的貪婪,則展現在90年代走私動物的猖獗。當島嶼的貪婪以非常驚人的速度蔓延時,台灣也突然出現大量非原生的動物。紅毛猩猩、蟒蛇、馬來貘、長臂猿,巨型蜥蜴⋯⋯,這些動物不是透過正常管道進來台灣,全部是透過走私而來的。

全文請見紙本雜誌。

馬上按讚,加入30雜誌粉絲團